伟德APP苹果下载

评论

13岁教官,都教些啥?星火少年团:这是少年应有的样子

原标题:13岁教官,都教些啥?星火少年团:这是少年应有的样子

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王琪鹏

“如果有机会,我还想让孩子参加。”说起儿子参加首都“星火少年团”实践教育活动之后的变化,家长安英娇难掩心中的喜悦。寒假刚开始,许多和她一样的家长便密切关注着活动消息。在家长圈子里,家长们对“星火少年团”评价颇高:短短几天,孩子不但锻炼了自理能力,学会了团队协作和自护技能,还“拔”出了精气神儿。

这项由北京团市委、北京市少工委组织开展的活动仅开展了一年多,参加的少先队员已有3400余人。究竟是什么样的活动,让家长们如此认可?

练本领

成长从学做一道家常菜开始

西红柿切丁,将鸡蛋打成蛋液,起锅烧油……在“星火少年团”的一门线上课中,教官正在演示如何利用野炊工具做一道西红柿炒鸡蛋。

西红柿炒鸡蛋平平无奇,负责演示的教官却身份特别——13岁的少先队员王安浩天,也是“星火少年团”的一名“老营员”。对他来说,这道菜也是他人生中学会的第一道菜。

王安浩天是家里的独子。虽然是男孩,但自己做一道菜还是头一次。“顶多就是用电饭煲蒸米饭,从来没让他动过燃气。”王安浩天的妈妈安英娇说。在录制线上课时,王安浩天做了不少练习,光是一个把鸡蛋打到小碗里的动作,他就练了好几次。由于从来没动过火,在使用野炊炉具时,他一开始紧张得不行,后来随着尝试的次数多了,才慢慢适应。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逐渐熟练,这位小教官收获了成长。

从录制现场回到家,王安浩天便“露了一手”,让安英娇十分欣喜。“味道还行,”她高兴地说。

儿子回到家就滔滔不绝地分享起学习做饭的经历,整个人都很有成就感。看到儿子“解锁”了一门生活技能,作为家长的她深深感到,这个活动来对了。

“一开始就想着让他开阔一下视野,锻炼锻炼身体。”安英娇说,儿子第一次参加“星火少年团”活动是在五年级。整个活动一共三四天,包括站军姿、队列训练、军体拳,对于小学生来说挑战性不小。结果几天下来,儿子不但坚持下来了,而且意志力和自信心也有了很大提升。

安英娇用“惊喜”来形容儿子的变化。她说,儿子原本性格比较内向,在班级回答问题也不太踊跃。从“星火少年团”回来,儿子变得越来越自信。在小学毕业的班会上,他主动找到老师,“毛遂自荐”成了班会主持人。这次担任“小教官”,儿子的表现也让她刮目相看。

健体魄

野外拓展增强团队荣誉感

为何孩子会有如此大的变化?这要归功于“星火少年团”倡导的实践教育。北京青少年服务中心少年发展部部长杨海松介绍,“星火少年团”是由北京团市委、北京市少工委组织开展的实践教育活动。通过开展线下集训和线上学习,让少先队员在实践中砥砺品格、强健体魄、增长本领。

“以前的少先队活动大都是组织参观、插花、做科技小手工之类,一般都是在城里开展,时间也就是半天到一天。”“星火少年团”教官潘聪介绍,这样的活动虽然也是“实践”,但也存在不小的局限性。他曾遇见过这样一幕:有的孩子因为从来没用过火柴,看见火柴直往后退。“我们要让孩子去了解生活。”

围绕“立志向、修品行、练本领”的要求,“星火少年团”设计了包括红色教育、户外技能、安全自护等五个大项的课程。活动以线下为主,利用寒暑假和小长假等节假日,面向四至八年级的少先队员开展。在两到三天的时间里,少先队员需要在位于顺义的营地进行“集训”。

虽然有站军姿、“挖战壕”,但“星火少年团”并不同于军训。同样,这种集训和野外拓展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乔梁说,“星火少年团”强调的是体验集体生活,而这正是现在的孩子所缺乏的。“疫情发生以来,孩子们长时间在家里上网课,缺乏与同龄孩子之间的社交和互动。只有在集体中,才能对标发现自己的不足,才能进步。”

因此,“星火少年团”注入了许多集体生活元素。孩子们一起吃饭,一起露营,一起列队,一起拉练,学会了许多在学校和家里接触不到的东西。比如在吃饭时,高年级的孩子会主动帮助低年级的孩子打餐;晚上去卫生间,一个孩子会给另外一个打着手电;洗漱时遇上下小雨,孩子们也会自觉地相互打伞。为了锻炼意志,“星火少年团”还设计了夜间远征活动,借助头灯在野外徒步5公里。“在这种环境下,孩子们的团队感特别强,他们会特别信赖自己的伙伴。”乔梁说。

2022年,因为疫情反复,“星火少年团”大都是以线上课的形式开展活动。在线上课程的设计上,也有较强的针对性。比如绳结课,就是考虑到许多低年级孩子不会系鞋带而设计的。在线上活动中,孩子不光要看,还要自己动手。“星火少年团”还专门请来以往活动中表现突出的孩子录制线上课,让这些“小教官”发挥榜样作用。

砺品格

“不许家长陪同”,要吃点儿苦

“星火少年团”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不许家长陪同。这是因为,孩子从家出来独立参加活动,再从营地回到家,是一个完整的锻炼过程。如果家长提前出现,会冲淡孩子的收获感。

然而,许多家长都会有“分离焦虑”。不让家长陪同,也不让带手机,家长往往会有各种各样的担心。“其实大可不必。”乔梁说,曾经有一位家长不放心,专门在营地附近订了酒店。活动结束,这位家长第一个出现,反而让孩子有些不好意思。

为了让家长能够放心,“星火少年团”在教官的选拔上十分严格。首先,所有教官都需要具备营地指导员证书。根据不同的科目,教官还需要具备不同的资质。比如军事技能的教官,一般就是退伍军人;教安全自护的教官,就需要具备红十字会颁发的急救员证。每次开展活动,教官还会建立家长群,将活动的照片和视频发到群里,让家长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孩子的动态。

赵妍是一位“星火少年”的家长,在此之前,她和女儿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。女儿参加活动的那几天,她的心情从紧张逐渐放松下来。当看到女儿晒黑了小脸儿的照片时,她不禁乐开了花:“没想到女儿还挺有本事!”

在“星火少年团”,孩子们需要学会克服困难,甚至要吃一些苦。对于这些,家长们的看法却相当一致:太应该了!

“现在的孩子都是长在蜜罐里,缺乏意志力的磨炼和挫折教育。”一位家长现身说法,她的儿子意志力薄弱,却能够在“星火少年团”坚持下来,这让她感到特别惊喜。后来她从儿子口中得知,儿子是和其他几位小伙伴分在一起,如果自己表现不好,整个团队的成绩都要受影响。因此,为了团队的荣誉,他必须坚持。

“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,我们营造这种脱离家庭的环境是有意义的。”乔梁说,现在的孩子其实很聪明,动手能力也不差,只是缺乏一个锻炼的机会。

新期待

开展更多线下活动,变得更坚强

在“星火少年团”,营员们需要戴红领巾,穿统一的制服。开营和闭营仪式,还会举行少先队仪式,出队旗、唱队歌。活动结束,每个营员还会获得印有自己名字的专属徽章。这样的仪式感,突出了少先队的思想引领,激励少先队员在荣誉感中更加独立。

和传统的少先队活动课“看视频学故事”的形式相比,“星火少年团”营造的荣誉感氛围无处不在。作为少先队阶梯式激励体系的重要抓手,“星火少年团”以各级少先队组织推荐为主、社会报名为辅,优先推荐选拔各级“红领巾奖章”获得者、各级优秀少先队员参加。对于少先队员和家长来说,这项活动充满了吸引力。

北京团市委中学和少年工作部副部长刘漪介绍,“星火少年团”于2021年开展以来,已举办14期活动,让孩子们能够在红色教育中强健体魄,磨炼意志,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。“这些孩子遇到困难可能会掉眼泪,但扛过去之后,就会变得更坚强。”刘漪说。

在“双减”工作推进的背景下,“星火少年团”逐渐得到了来自社会的认可。通过练队列、站军姿,孩子们“拔”出了精气神儿;通过搭帐篷、包扎伤口等户外体验,孩子们学到了本领;在离开父母的集体生活中,大家互帮互助,沟通交流、团队协作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。 “星火少年团”还推出在地文化学习,引导孩子们认识北京的山脉、水系和古村落,让“红领巾”认识首都、热爱首都。

今年,“星火少年团”将更多采用线下方式开展活动。随着新冠疫情实施“乙类乙管”,“星火少年团”的线下活动令人充满期待。刘漪表示,“星火少年团”今年将探索走进校园和社区,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得到锻炼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发布于:北京市
阅读 ()
大家都在看
推荐阅读
今日搜狐热点
6秒后
今日推荐